我也是被骗了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21-03-19 19:31    次浏览   

在香港发家之后,张兴坤带着资金返回梅州老家开厂,家里的兄弟姐妹因此找到了各自发展的路子,张兴展也因此赚取了属于自己的第一桶金。

“当时我根本不知道这个事。”张兴展说,直到他2011年出狱以后,多次逼问之下,哥哥才吐露出真相。

去年年底,已是迟暮之年的张兴坤突然感觉喉咙异样,严重之时几乎无法吞咽,前往医院检查确认为喉癌。做完全喉切除术后,65岁的张兴坤就完全不能说话了。如今无论走到哪里,都要随身携带一块写字板,这是他与人交流的唯一方式。

8年前,一个名叫张兴坤的商人为了一己私利,配合他人伪造签名,以极低的价格转走亲弟弟名下的所有股份,股份转走后,他不仅没有得利,反而被人扫地出门。

“当时对方许诺说,只要我帮他们把兴展的股份转让出来,不仅退还我2000万元的投资本金,还给我1000万元好处费。”本月11日,因病不能言语的张兴坤有些颤抖地在写字板上写下以上话语。

此时,有人主动找上了张兴坤,希望通过张兴坤转让其弟的股份。因为其他投资项目出现亏损,且担心自己在弟弟项目内的投资不能收回,在这样内忧外患的情况下,张兴坤的心态逐渐失衡。

张兴坤和弟弟张兴展于上世纪50年代出生在广东梅州兴宁,他们家里有8个孩子,这对于一个普通农民家庭而言,负担之大可以想象。度过了短暂的少年时光后,孩子们开始各奔东西各自生活了。

“赚了钱就去深圳炒地皮,连续做了两三个地产项目。”张兴展说,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,深圳的发展机会多,那段时间可能是与二哥联系最多的时候,而且还让他在自己的项目里投资了2000多万元。

根据张兴坤提供的书面材料描述,2007年他与对方配合,采用冒充签名、骗取委托书等方式,将张兴展名下公司65%的股份转让给了他人,把原本价值不菲的股份以10万元的价格转让出去,“按照当时的市场价值,这些股份价值近亿元。”

记者致电张兴展了解情况,他说:“张兴坤是老二,我是老四,我们的哥哥姐姐都上山下乡了,我就留在了家里。”张兴展的记忆中并没有太多幼时兄弟情深的片段,只记得二哥张兴坤因为过继给舅舅,1980年年底就去了香港做生意。但他不得不承认,这个家族之后的快速发展与哥哥张兴坤有着密切的联系。

其后,张兴展因为牵涉行业违规操作触犯法律,2002年被捕入狱。随着他的入狱,他名下的公司乱成一团,需要重组,该公司还牵涉了诸多法律纠纷,张兴坤作为张兴展的亲哥哥,留在公司帮忙处理公司的日常事务。

8年后,他突然发现吞咽困难,经检查不幸患上喉癌,已经晚期。“我也不知道能活多久,只盼望能用行动忏悔自己的过错,得到亲人的原谅。”懊悔的张兴坤表达了这样的愿望。本月11日上午,在广州岗顶地铁站d出口,穿着病人服的张兴坤戴着枷锁、铁链出现在马路上,他希望以自首的方式取得弟弟的谅解。

尽管如此,弟弟张兴展对哥哥的现状却无多少同情。因为转移股份的事情,兄弟俩心里都有一道迈不过的坎。张兴坤无奈地表示:“我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,当初我自以为高明之举,却酿下了如此苦果。我也是被骗了,他们许诺的条件并没有兑现,我不仅没有得到1000万元的好处,在股份转移之后,我就被扫地出门了。”而接下来他面对的是全家人长达数年的指责与白眼。

“我也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,但我不想带着遗憾离开。”张兴坤表示,他做错了,此前一直不敢面对,无论是对家人还是对这个社会。但现在他想明白了,他要向公安机关自首,接受法律的惩处。无论结果如何,家人是否会原谅自己,至少他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事。